壹陨不是好白菜

正式名字是壹陨,可以叫我白菜。
只要你喜欢夜袭组三人!!!
我们就是永远的石友!!!!
伊尔洛大哥!!!我好喜欢你啊!!!

神经如我……
忙碌状态,寒假再养生画画

碎觉了

头发画爽了!!
大小眼真的没救

尼玛我靠肖达咋便当了我他妈
啊啊啊啊好生气啊啊啊啊!!
真的生气了!!!!!!!!

就算是新的学校,还是一模一样的感觉,虽然某些方面还是有点变化。果然其实是我性格问题吧……不过现在这样对社恐极的我已经足够了
距离产生美吧。
前两张自家oc。陨。壹。
我又搞不清大哥怎么画了……画月法瞪大眼睛好好玩啊XD
以后该不会只有星期六可以摸了吧我不要……去背书了嗝

p1是缩小了(x)幼年的月法。是老年组安慰!!p2是我很想看因为小黑砸法斯头发怒的大哥!p4我本来想画NASA的卫衣,画着就魔改了。
帕帕只画了一张还是背影就不占tag了
我真的好喜欢夜袭组的三个人我呜呜呜三只都是我最爱的……求求市川老师手下留情!!!
大哥和帕帕的温柔是不一样的,但是大哥的温柔我真的喜欢极了!!我爱他!!

我是什么蠢货居然把大哥年龄记错了我哭死
果然我一写文就ooc得不得了我
给大家丢脸了
哭了

帕帕犬

  主夜袭组。现代设定。对剧情魔改了。法斯还是刚换了手臂,经历了冬天的那个拥有着绿色短头发的法斯。微量钻石组和冬巡组有。剧情需要所以黄钻和帕帕没有相遇……
  有些事情不能很好解决,只能忽略掉了。毕竟这个短篇我就是写来爽爽咳咳……
  其实对这个现代设定有点想法。不同的宝石人在不同的地区,一共有六个地区,因为月亮有六个。
欧欧吸,小学生文笔。
  我爱夜袭组,刚好是最喜欢的三个宝石人。麻烦市川老师对他们好点吧(泪)

01
  三个钻石兄弟聚在一起了。
  他们懒懒地散步在街道,漫不经心地闲聊着,迎着阳光。
  “啊呀~外面阳光真好呀,也想让法斯体会一下呢。”黄钻迎着阳光伸了个懒腰。
  “欸,说起来,法斯最近都没有出门吗?最近都没有见到他呢。”钻石开始担忧起法斯来,“听上去似乎没什么精神。”
  “是呀,冬天时他跑去找南极石了,我们就分开了一整个冬天。没想到被老师领回来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,整天郁郁寡欢,出门就是到楼下买酒喝。”黄钻回想起法斯近日的表现,都觉得很糟糕,“说起来他在冬天倒是丢了手,装了双金手臂,很沉重啊。”
  波尔茨听了忍不住皱眉:“那家伙,明明去年才刚丢了一双腿,换上瘾了么。”
  “说起来金本身就很不活泼,”钻石听了有点泄气,“啊嘞……该不会是因为我对他提议来个巨大的变化,所以才这样吧……”
  “金的化学性质不活泼,说得也是呢!”黄钻点点头,“不过还是希望他能活泼一点啊,真是的~”
  “啊,哥哥要不给法斯找个宠物来养!”钻石拍了拍手,眼睛闪闪的,“要是养了个宠物,法斯说不定会出于责任感,慢慢地因此结束颓废生活呢!”
  “啧,那家伙就是麻烦!”波尔茨双手抱胸,“宠物的话水母就行了吧。”
  黄钻扶扶额头,内心非常复杂:“我家好多水母呢……结果这孩子就是用来决定买哪种酒的。”
钻石为难地一笑,波尔茨对法斯的嫌弃更加浓重了。三人走着走着,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大块宝石。
  “欸?是同伴?”
  那是不同于他们又与他们相近的家伙。虽然也是宝石,是粉红色的宝石,但是外貌和他们并不一样。倒是挺像……
  “博美犬吗……”
  那个是,粉色的博美犬宝石。只是头上特别多毛状晶体,像只圆滚滚的小型雄狮。
  博美犬没有发出声音,只是走向了他们。定在他们面前,抬头看着黄钻。
  “好可爱!它在看我耶!”黄钻一下子就把博美抱了起来,“就像之前见着的那些从月亮那来的家伙一样可爱!”
  “别和我提那些家伙……”波尔茨想起那次不忍心劈下去的剑,“这个色泽看着,它挺像是——等等黄钻你别一下子把它往胸口抱紧!”
太晚了,小家伙无法承受黄钻的硬度十,碎成两半了。
  “我以为会像那些家伙一样……下意识地就……怎么办拼得回来吧?!”黄钻一手拿着一半的博美,十分惭愧。
  “拼得回来的吧,毕竟它也是宝石呢!”钻石安慰黄钻道。
  波尔茨看了博美一眼,说:“看样子应该是帕德玛刚玉,硬度九。虽然不知道为何变成这个样子,但是这肯定是我们的同伴。”
  “既然长得像博美的话,就当宠物给法斯养好了,让他好好打起精神!!”黄钻充满期待。钻石也点点头表示同意。
  完全把他当作博美犬了嘛!波尔茨叹口气。我的哥哥们都是怎样的人啊……

02
  法斯摇了摇酒罐,没有液体回荡的声音,忍不住皱皱眉:“酒又没有了啊。”
  “水母,我该喝鸡尾酒还是菠萝啤?”法斯一如既往地交给水母替他决定,五只水母跳了两个。法斯头耷拉在沙发上:“是菠萝啤啊。”
  “法斯——”黄钻大叫着,立刻冲进了客厅。法斯心想菠萝啤泡汤了,看着黄钻手里拿着两块粉色宝石,冲进来找药箱,吓了一大跳。
  “你们钻石属的又出门撞人了吗??”法斯走到黄钻旁边,盯着他手里裂成两半的宝石,忍不住冒冷汗。
  “是个意外!而且它不算是个人吧。”黄钻往断层涂好粘合剂,拼在了一起,把他拿起来给法斯看,“硬度九的帕德玛刚玉博美犬!我在路上捡到的,给法斯你来养着吧!它一定能给你带来活力的!”
  “欸??”法斯觉得莫名其妙,看着黄钻手中的博美犬。心想什么活力不活力的,这家伙真能动么……看着好像前不久的那些汪汪叫的东西。
  博美犬动了几下,黄钻把他放下来,小家伙立刻跑向法斯,吓得法斯马上躲到沙发后面。
  “哇真是的!黄钻你怎么随便一捡都是硬度九那么强悍的,我处境真的很危险啊才三点五而已欸!这家伙乱跑撞到我可不就完了吗!”
  黄钻拍拍胸脯示意法斯放心:“你还不了解哥哥我的手艺!拼你拼得得心应手,不用担心的!”
  啊真是的完全不是这个问题嘛!法斯忍不住心里吐槽,钻石属的想法真是难以琢磨啊。这时他却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说着:“我可不会故意撞你啊,放心吧。”
  “咦?黄钻,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?”
  黄钻看着法斯,摇摇头,不过他又想起什么,和法斯说:“你不是能和动物说话吗,该不会是这只博美说了什么吧?”
  法斯猛地看向博美。
  “的确是我,不过我可不是什么博美犬……看起来好像只有你能听到我说话了。”
  “欸欸欸??博美……真的说话了……”
  “我不是博美。我是帕德玛刚玉,你们可以叫我帕帕拉恰。”

  法斯和黄钻整理了一下有点混乱的客厅,一起蹲坐在地上。
  “帕帕拉恰?”黄钻抱起帕帕拉恰,仔细地打量着,“果真是同伴么。不过看着真的很像博美啊。”
  “帕帕拉恰说,是因为大部分身体的缺失,导致他这样的大小。形状的话,很偶然地和博美很像呢。”法斯向黄钻传达帕帕拉恰的话。
  “大部分身体缺失?那可不好,都去哪了,我们一起帮你找回来吧。”
  “帕帕拉恰让我传达谢意。”法斯接过帕帕拉恰,放在地上,“嗯,这个忙必须帮。毕竟是我们的同伴,总这样不行。”
  “嗯嗯!法斯也可以顺便结束颓废的春假了~来吧,和我们一起沐浴在阳光之下吧!”
  “啊,嗯……好。”法斯低了低头。
  帕帕拉恰扭头看着法斯。
  这孩子……

03
  寻找帕帕拉恰碎片的小分队出动了。
  “帕帕拉恰说他记得他一开始掉在了哪里,我们要去到那。”法斯看了看被黄钻抱着的帕帕拉恰,说道。
  “掉?怎么会突然掉在什么地方……”黄钻觉得很不可思议。毕竟现在月人也是和他们和平相处了一段时间。只是偶尔会有些失控场面发生,比如前不久的狗狗。
  “他说他不知道。没有这方面的记忆。”
  “毕竟大部分身体都不在。记忆也没有了。”黄钻顺顺帕帕拉恰的毛,又看向法斯,“你也是。”
  “是啊……”法斯突然轻轻地笑了。
  黄钻也笑了,阳光撒在他身上,使他看上去更加闪耀。一边笑着,一边和法斯说:“之前的时候月人那边还在捣乱时,你还拍我马屁,要和我同一组行动。”
  “欸,是吗。”
  “没想到变化可以那么大,我们住在一起才没多久,又变了许多。你也没有之前那么活泼了。”乌云遮住了阳光,一时间将三人都笼罩在阴影之下。
  “啊……不过我觉得我现在倒是实现了当初和你同一组的愿望了吧。”法斯苦笑着。
  虽然我已经不记得了。他心想。
两人一博美在一大片草地前停下了。是还未决定工程的土地,草已经长得很长了。
  “我的碎片可能掉在那里了。”帕帕拉恰说道。
  “好像是在这里。黄钻你去那边看看吧。”法斯指了指东边的草地,黄钻点点头,把帕帕拉恰交给他,笑嘻嘻地说着没事哥哥会把你拼好的!扭头就去找了。
  “黄钻还真有元气啊。”帕帕拉恰看着远处闪闪发光的黄钻,笑道。
  “那是他愿意给我们展示的一面,”法斯一手卷起帕帕拉恰,控制着脚部的合金将自己举高,“因为他是大家的大哥呀。他今年已经3598岁了,我呀才301呢。不过正因如此他还是有脆弱的一面的。啊我看到了。”
  法斯下来后,立刻奔着那闪耀着粉红色光辉的地方,找到了几块帕帕拉恰的宝石。
  “一直活了那么久,他也很累了吧?感觉最近也很为你操心呢。”帕帕拉恰想起一开始黄钻和同伴讨论的内容。三者都很担心法斯最近的状态。
  法斯手里握着帕帕拉恰的宝石,看着他,没有动,最后低下了头,十分没有生气地说:“是啊。我在冬天,发生了一些事情。”
  风吹过草地,如同一片翠绿的海洋,浪翻腾着,想吞没法斯。
  黄钻的声音传来:“法斯——我找到三片了!”吓得法斯猛地从回忆中结束了。
  “哇找到好快,行动可真敏捷。”法斯又开始继续找了起来,看了自己的手臂一眼,“金的话,很重很不活泼呢……”
  经过一天的努力,法斯和黄钻终于是把帕帕拉恰的宝石给找齐了。
  回到家后,黄钻面对一筐的宝石,动力十足。表示虽然自己没有拼过这种,但是会努力的!!
  在水母的照耀下努力了好一会儿好,黄钻松了口气,将镜子拿给帕帕拉恰,大喊着:“完成啦!”
  “真的完成了吗,我怎么觉得怪怪的……啊!”帕帕拉恰一看镜子便知道了为何自己感觉怪怪的了。
  眼前的帕帕拉恰,就像一只金毛!只是头部顶着一大团头发拖拉在地,几乎要盖住他。
  “所谓没有拼过这种,是这个意思吗……”帕帕拉恰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。
  法斯一直在憋笑,终于看见帕帕拉恰转头看向他时忍不住了:“他拼之前还和我讨论你到底是金毛还是拉布拉多,或许是哈士奇啊萨摩耶什么的,或者是柴犬啊柯基也说不定。难不成还是巨大的博美犬呢!”
  “我可不是狗狗啊……”帕帕拉恰非常无奈。
  “怎么了怎么了,难不成真的是巨大的博美犬吗?”黄钻陷入了疑惑。
  这时敲门声传来,同时还有某个人的声音:“黄钻?听说法斯换了新手臂我来研究一下,顺便你家有……呃,一只帕德玛刚玉博美犬吗?”
  “金红石?我这就来。”黄钻立刻去开门了。
  “好久不见,法斯还好吗。”
  “最近都没有碎,换的是金手臂,活动不如从前活泼轻巧。性格也变了好多。”
  “那个帕德玛——啊!”金红石走进客厅,着实被眼前的粉色金毛吓了一跳,“搞什么?黄钻你怎么把同伴拼成这个样子!”
  “啊!不是狗狗么!”
  “唉……”帕帕拉恰垂下了头。
这就是身为大哥的黄钻的脆弱的一面吧。

04
  金红石拼好帕帕拉恰后,聊了几句就累到趴下了,现在正睡在沙发上不省人事。
  而另外三人正在阳台上。
  “抱歉抱歉!!因为一直想着让法斯提起精神的事情,就下意识地把你往狗狗的方向发展了!!”黄钻一想到这里就觉得非常惭愧了,猛地道歉。
  “不用在意。没想到这次金红石带来的填充宝石可以让我动起来呢,”帕帕拉恰看看身上的填充宝石,“也没想到居然变成那个样子也可以动起来,太意外了。”
  “说起来真没想到因为帕帕拉恰身体天生空洞多,所以平时都是沉睡着的。”法斯还没从惊讶缓回来。
帕帕拉恰只是挨着栏杆,看着下面灯火通明的城市:“我很少见到呢……想想的话又与上次见到的不一样了。不过我所在的地方本身就不是这里。”
  帕帕拉恰又转头看向法斯,目光温柔而冷静:“法斯,冬天的时候,到底发生了什么呢。”
  法斯抬头看向天空,昏暗的天空中,赫然出现了一轮圆月,在黑云中显得纯白无暇。
  “南极石,被带去月亮上了。”法斯眼前似乎又出现南极石碎裂的画面,“在南极石所在的地方,月人们没有妥协,场面很混乱。”
  “换了手臂之后行动就得慢慢来,也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睡觉,”法斯用手捂着眼睛,“一闭上眼,我就会想起……”
  “法斯……”黄钻想拍拍他的肩膀,但是这过于无力了,他都不知道怎么是好。要是搭档被带去月亮上,自己承受的那种难过,是很巨大的。黄钻很了解,也不知怎么安慰了。
  “我也有搭档被带去月亮,”帕帕拉恰盯着那星云中的无暇白月,“但是一直就这样下去,不停地喝酒逃避也是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的。”
  三人同时陷入一阵沉寂。只有月亮还在隐隐发着光。
  “是啊。正因如此才要好好地活下去,连同月亮上的同伴的份一起。”黄钻突然笑了,很闪耀,很明媚。
  “嗯,连同南极石的份一起……”法斯轻轻一笑。
  其实心中还有很多不了解的事,比如老师和月人之间的关系。以及这份和平,会是虚假的假象吗。
要怎么办呢……
  帕帕拉恰摸摸法斯的头,眼睛眯起来,与法斯对视着,笑得一脸神秘。
  “要冷静且慎重。”
  欸?
  突然帕帕拉恰往后一倒。
  似乎睡了过去。
  两人有些惊慌失措地看着他。
  月光撒在他身上,显得他美丽而苍白。
  法斯静静地注视着他。
  “好。”

完。没有后续了。

白笔突然能涂了……实在是不懂上色……还得加油呢